<<  < 2013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印度阿琼主战坦克是印度自行研发和制造的第三代坦克。起初命名为MBT80,后以印度教史诗摩诃婆罗多中战神阿周那(Arjuna)的名字改称为“阿琼”。1972年,印度陆军提出用新型主战坦克替换正在生产中的胜利式(Vijayanta)坦克的要求,同年8月,印度战车研究院即开始新型主战坦克方案研究。

至今已经40多年,印度的阿琼坦克据说只生产了100多辆,日前张召忠将军在节目访谈时对该坦克做出评价,如下文。不过印度人看了张将军对他们坦克的评价毫不夸张的说估计得吐血。最近大家对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后,中国军队主动撤军至战争前的实际控制线一事,有各种不同的看法,最普遍的看法是,中国在领土上吃了大亏,便宜了印度。我曾经有一本珍宝级的书,叫《中印边界战争》,后来叫人偷了,现在告诉大家一些不广为人知秘密。

 大家都知道,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分东线和西线两条战线,东线又有两个战场,亚东战场一线和达旺战场一线,东线是成都军区打的,西线是新疆军区打的。

先说东线达旺战场,为什么先说它哪?这是大家最熟悉的部分,国人最熟悉的麦克马洪线就在这里,这里也是中印战争的主战场,印军考尔中将的部队就是沿达旺 --邦迪拉--德让宗一线展开的,中国军队的反击最早就是在这一战场打响的。
\
张召忠
战争一开始,中国军队就打垮了达维尔准将的一个旅,俘虏了达维尔准将,打过了麦克马洪线,中国军队宣布就地停战,等待印度回应。在这期间中国军队紧急修了一条简易公路,保证了战争物资的供应。

中国军队第二阶段的目标是拿下达旺,但拿下达旺后,一清点战果,发现俘虏的人数与打垮的印军数量相差太大,达不到战前定下的要打出30年边界安全的目标
正好这时藏民来报告说,印军的增援部队分三部分正沿德让宗--达旺公路展开,准备攻击达旺,战机显现,中国军队立即兵分两路,一路沿公路迎击印军,另一路沿贝利小道堵印军的后路,结果把印军一个半旅加一个师部夹在了达旺与邦迪拉之间,这就是中印战争最精彩的部分,其中就有一个战士击溃印军一个炮连,缴获四门大炮。

八个战士俘虏180印度兵。半个紧急凑起来的连(本来这是一个从贝利小道穿插过来的加强连,等从深山密林钻出来一看漫山遍野的印度兵,以为已经没有了成建制的印度军队,也就漫山遍野地抓起了俘虏,收都收不回来了,这个连有更重要的任务),就这半个连的30来名战斗人员,硬是在邦迪拉外阻击了装备齐全的 3000印军,印军打了几次冲锋死了几百人还是无可奈何,最后还是师部的参谋向师长建议说,有一条几乎没走过人小路,可以突围,但就是不知还能不能走,师长破口大骂"XXXX,能走不能走就这一条路,不走还在这等死吗?还不快走。"
\
张召忠
印军丢弃了所有重武器,沿小路狂奔,后面那半个连还穷追不舍,途中遇到那个连的副连长带的一个重机枪班在桥头阻击,打光所有子弹后,眼睁睁地看着800多印军蜂拥而过。
这个连的任务本来就是切断这条小路,副连长带的掩护部队不折不扣地执行了任务,连长带的主力却光顾抓俘虏了,但念在阻击印军主力有功(别的穿插部队没有及时赶到),降职使用,连长和副连长就地掉了个。

中国军队沿公里一路狂追,打到了德让宗,其中一个连的先头部队,比逃跑的印军还跑得快,在印度人目瞪口呆的眼皮下,一枪不发,穿城而过,一掉头又把印军堵在了德让宗,就在这个连吃饭休息挖工事时,后面来了一个车队,战士们枪都来不及拿,这个庞大的车队就进了德让宗。

等打下德让宗才知道,车里全是英美两国紧急援助印度的第一批先进武器,连封条都没拆,就急急忙忙送到了中国军队的手里,其中就有美国当时最先进的M16步枪。德让宗战斗中,牺牲了一个副教导员(副营级),这是中国军队在整个中印边界反击战中阵亡的最高级别的军官。

当时一队中国士兵打的兴起,收不住脚了,只管往前打,突然一个士兵目瞪口呆地就不敢往前走了,后面的人上去一看,妈呀,前面怎么就没有山了,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其中一人小心翼翼德问指导员,我们是不是打出印度了,打的美国了。指导员一挺肚子骄傲的说,知道啥?前面就是印度次大陆了,再往前你就掉印度洋里了。

战后,中国军队撤军过了达旺(就是第一阶段停战的地方),然后又宣布从实际控制线后撤20公里,就到了俘虏达维尔准将的地方。

东线亚东战场

亚东当时距中印边界实际控制线约110公里,是中国、印度、锡金三国交界的地方,历史上一直归西藏管辖。1890年时锡金还是西藏的属地,由哒癞喇嘛委托锡金部落王管理,后锡金部落王被英国人囚禁在印度,至死不愿发表脱离西藏的宣言。

由于满清政府的无能,在李鸿章的授意下,清政府西藏事务大臣与英驻印度总督签订加尔哥达条约,锡金脱离西藏(也就是脱离中国),后英属印度找借口发动战争趁机占了亚东。
期间英国为了避开晚清政府挑起西藏事端,突然不承认中国对西藏的宗主国地位,美国政府警告英国,中国对西藏的宗主国地位,英国政府已在加尔哥达条约及其他有关条约中予以认可,把英国弄个个大脸红。现在中国政府还在引用这一事例堵美国的嘴。

中印边界反击战时,印度军队在这一地段并没有挑起事端,但驻有一定力量的兵力设防,中国军队突然间用一个师的兵力发动进攻,进展神速,当时考尔中将乘苏联援助还是由苏联人驾驶的米-8正在此地视察,还没反应过来,直升机就被中国军队缴获,害得考尔中将坐牛拉的敞篷吉普冒雨而逃,要不是一个穿插的连队迷路,劳尔中将就被中国人优待了。

这架米--8直升机就是中国缴获的唯一一架印军的直升机,中国战后对外宣布归还所缴获的印军的一切装备,但这架直升机没还。

战后一直以为中国从亚东撤军了,撤到了战前的实际控制线。巧了,今天央视10套正好播放了一段这一地区的片子,一看,这里现在叫亚东县,边界又回到了当时锡金脱离西藏时的地方,就是清政府设立海关的地方。PLA不仅没退,还前出了不少。真是大快人心。

再说西线,西线地区广阔,也有个类似于麦克马洪线的XXX线,也是英国人搞得鬼,印度在现在的边界谈判中还在坚持这一条早已不存在的线,事关重大呀,近30万平方公里。

西线中国军队反击时,印军在狮泉河(现西藏阿里地区的首府),驻有一个连的兵力,整个地区是一个营的兵力,滚雷英雄罗光喜(四川人,不知大家还记得不)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在斑公湖地区驻有一个半连的兵力。当时新疆军区的部队,一直打过了喜马拉雅山脉,离新德里就300多公里,吓得印度在新德里大街上公园里挖起了工事,大量市民逃离市区,各国驻外机构纷纷撤离。

战后中国军队是撤军了,但也没退到战前的实际控制线,现在离狮泉河最近的边防站,从狮泉河出发,座两天汽车,再走两天路才能到达。离斑公湖最近的边防站,也有120公里以上。
中印边界反击战时,毛主席他老人家说过一段话,"中国人都知道,中国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小学课本里写着哪,连小娃娃都知道,不能到了我毛某人的手里就成了930万平方公里,凭空少了30万平方公里,你们不能让我背着卖国贼的罪名去见祖先"。

大家看清了吧,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中国共拿回了自晚清政府以来在中印边界丢失的3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30万平方公里,你能想象它有多大吗?现在你明白了中国政府多次提出以现有控制线为基础进行边界谈判,印度为什么死活都不答应的道理了吧。

延伸阅读:喜讯!藏南有望回归祖国了

笔者在对中印关系问题进行历史回顾的时候,总有网友在回复中纠缠藏南问题。在感情上,我能够理解藏南问题对国人的伤害,但是边界作为两国经济、政治和军事斗争的产物又不能感情用事。藏南未来会怎么样呢?经过反复衡量事态,笔者得出的结论是"藏南回归应可期"。

决定藏南事态的第一个要点在于藏南问题和其他边界问题一样必须服从于国家的总体战略意图,笔者始终相信的是今天中国的总体战略意图和建国时并无二致,那就是用尽量短的时间强国富民。

普金说俄罗斯虽大,但无一寸土地多余,激昂是够激昂的了,但他接手的俄罗斯却是沙皇俄国以来国土面积最小的俄罗斯,比起辉煌的大苏联,俄罗斯民族失掉的土地岂止一寸?面对沥血的历史灾难,即便强悍如普金,又徒唤奈何?面对魏国可能发起的灭国危险,秦孝公甚至将秦国安身立命的秦东函谷关都割丢了,但是他利用忍辱负重的短短二十年类似苟延残踹的时间,任用商鞅厉行变法,最终不仅收回了函谷关,而且为华夏一统奠定了基础。

毛泽东在国内战争时期曾说留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复地可期,自古就是一真理。总结以上事例,我们可以看出关键不在于失地或失多少地,在于通过失地是否达到了预期的战略目标。在这一点上,有一个倒霉到底的例子,那就是蒋介石的抗日战略,同样是不计一城一地的得失,同样是大踏步的后退,我们的蒋委员长就有本事从来找不到一次主动出击的机会。

相反倒是抗战初期人数仅仅数万,枪械不过万支的中共,敌进我进开辟了成百万平方公里的根据地。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更严重的在于退往西南的这群老爷非但没有在腐化堕落的道路上有所警醒,反而愈演愈烈,给我们表演了一出虽然砍手砍脚照样怡然自得的丑剧。所以失地是否得利,是否可以复地可期,关键在于人的主动精神。

所以笔者以为当今网上蔓延的失地恢复无望的心态,归根结底来源于对国内政治的失望。我们确实有问题,笔者也曾因为某些问题愤怒得难以自制,但说我们在一天一天地烂下去,这不是事实。因为作为强国富民的主体,中国人民没有懈怠,中国的问题往往是人们努力得过度了,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些年强国富民的工作一年一年地在进步。从这个角度上说藏南事情还可望!
1995118NV藏南问题是中国的一大问题。中国的边防线辽阔,与周边国家多有摩擦,所以领土问题是一切问题。只有保证领土的完整,人民才能安定;藏独分子才不会那么嚣张;周边国家才不会虎视眈眈。不管是政治抚慰,还是军事镇压,或经济合作,一切处理手段既不能软弱无力,没有影响力;也不能太铁腕不考虑民族感情,所以这会很麻烦。正如收复台湾一样,一切都要讲究时机,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
发表评论:
浙江博客欢迎您!